别怕

2019-03-04 04:21

黄历和何梦雨坐在车内,在远处看着这些人消失在闪着旋转霓虹灯的近水楼门楼前。

依旧是亲亲热热的样子,何梦雨挽着黄历,第二次走过木桥,向近水楼走去,她的心又不受控制地猛跳了起来。

黄历轻声安慰着,放下胳膊,握住了何梦雨冰凉的柔荑。

然而这痛是她期盼的,那温暖顺着手心流入心中,让她镇静了许多。

又过了一会儿,黄历发动了汽车,开了过去,在离那两辆汽车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别怕,按计划行事。

虽然

后面是落日残照,前面是月亮的淡淡光辉,一个渐渐消退,另一个渐渐明亮……两辆汽车停在了西海子北岸,非常完美,先是四个日本保镖下车围拢过来,簇拥着殷汝耕和殷体新走过木桥,进了近水楼。

殷汝耕的车内,那个叫春根的司机扭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日本人和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不以为意地回过头,微闭上眼睛打盹。

黄历那男性的大手,温暖又有些粗硬,甚至让何梦雨觉得握得有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