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2分钱

2019-08-12 03:53

另外,如今不少读者反映,对电子书的体验差,即便是正版电子书也常常是地摊脸或盗版范儿。内容不完整、错别字多、图片显示错误、没版式或排版不美观、格式混乱等错误,在电子书中并不少见,令热衷数字阅读的用户直呼不给力。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陆幸生指出,部分发达国家电子书发展较早,在他们的主导下已经出台一些成熟的国际标准。而国内电子书却纷繁复杂,仅数字化格式(包括xml、方正排版小样、pdf等)就让人眼花缭乱,给出版社的存储和转化带来麻烦,给多方业务的开展带来障碍,也不利于数字资源与国际接轨。

有专家指出,书的核心永远是内容而不是载体,没有足够的资源,电子书再花哨,对用户而言都等于零。

方正阿帕比执行总经理赫思佳,从事数字出版已有10年。她表示,现在看书还是以纸质书为主。我想看的书大部分都找不到电子版,如果有电子版我肯定会看。

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还显示,41.8%的18~70周岁数字化阅读接触者,能接受付费下载阅读。他们能接受一本电子书的平均价格为3.50元,比2010年的3.45元略有增加。

随着电脑、手机、各种电子阅读器的普及,数字化阅读正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中。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18~70周岁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pda/mp4/mp5阅读等)的接触率增长至38.6%,比2010年上升5.8个百分点。

2011年4月发布的《2010~2011年中国电子图书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0年我国电子图书读者已达1.21亿人,5年人数增加了近3倍。

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林焱说,由于商业力量的无序式介入,网络文学已露出沦为码字游戏的倾向。千字2分钱,只有30万字以上才可以上架。为了维持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市场,月写10多万字是网络写手的生存底线。我认识一个本地的网络写手,每天要完成8000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早已不合时宜。网友大多根据点击率多少来选择阅读内容,猎奇的网络文学反而能高居榜首,十年磨一剑认真创作的作品却乏人问津。

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行数字阅读时,读者并非不愿付费,关键在于花钱能否买到自己需要的、好看的电子书。数字阅读用户满意度调查显示,不愿为数字阅读付费的比例为34.4%,愿意付费的比例为24.3%,41.3%的读者表示,付费与否关键取决于内容。

方正番薯网ceo赵舸认为,电子阅读内容匮乏,版权机制的缺失是原因之一。一方面,当前社会上盗版泛滥,《中国电子图书发展趋势报告》显示,中国95%的电子阅读用户从网上下载未授权作品;另一方面,作为内容商的传统出版商对数字出版有所保留,一些畅销的、有特色的内容资源很难进入电子阅读市场。

林焱表示,首先要解决的是,数字化内容思想贫乏、文字粗俗的问题。古人云:言而无文,行之不远。网络作品的发表,也应该如纸质出版物的出版一样,需要选择、加工和提高。

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正版内容的缺乏一直被视为制约电子阅读进一步发展的短板,未来电子书阅读器的竞争就是内容的竞争。

如今,电子阅读已逐步发展成碎片化、快餐化的微阅读。地铁里、公交上、电梯里,人们通过手机报、微博、twitter等短文文体获取零碎信息。但内容上缺乏深度和经典支撑的浅阅读和微阅读,难以满足高端用户需要。因此,提升数字化阅读的软实力、创造有更高价值的阅读,成为关键一环。

电子阅读已成消费热点,蕴含巨大消费潜力。但如同许多新生事物一样,电子阅读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软肋。日前,由中国新闻网及中国电信天翼阅读发起的数字阅读用户满意度调查显示,仅有三成读者对数字阅读表示满意。50.8%的读者对数字阅读最不满意的地方是,劣质书籍泛滥,质量参差不齐。认为阅读资源有限,类别少,更新慢,体验不好,缺乏精心排版设计及价格不亲民,收费不合理的人,比例都超过三成。

接触过数字化阅读方式的国民中,88.2%的读者表示,阅读电子书后就不会再购买此书的纸质版。

我们有很多优秀作品,为什么进入不了手机等平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魏玉山,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重要原因是,手机阅读基本都是免费阅读。即使是付费下载价格也很低,通常只有3元~5元,给出版单位和原作者的分配比例又很小。导致出版单位不愿把优质内容放到数字化平台上。

不少人说,在数字化时代,深度阅读难以安身。但中文在线内容中心总经理于静认为,只要人们去获取结构完整的建设性知识的需求不消失,在数字出版的环境下,深度阅读就不会消失。用户需求会一直存在,并且会越来越强。

林焱说,有些网络文学,可以用垃圾来形容,充斥着暴力与色情,还有所谓的耽美小说,会极大误导青少年。在这样的网络环境下,青少年的数字阅读会趋向多元化、低俗化和片面化。

魏玉山说,数字阅读的运营方应适度让利给内容制造者。运营方不能只考虑流量,应更多从社会文化建设和引导方面考虑问题,多一些社会担当。要充分认识到,阅读对于青年价值观的引导,对于社会发展会产生什么作用和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