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不耐烦

2019-02-25 04:25

1995年,我和妻子因为一件小事闹得不可开交。之后,妻子哭着跑出了门。下午,她家里的很多亲戚都过来了。吴强,你和董丽这样经常吵下去,日子还怎么过?今天她让我们来和你商量离婚。她的一个亲戚开了口。

一次,朋友到家里来做客,妻子下班回来便阴沉着脸。做饭没有?没有跟我的朋友打招呼,而是开口第一句话就表示出她的不高兴。还没有,马上做就是了。她的脸色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我随口回答。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她语气很冰冷。我过一会儿收拾就是了。我有些不耐烦。

2002年,我学会了上网。聊天、玩游戏,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我试图借此来缓解自己家庭的苦闷和压力。不久,我便在网上认识了一些朋友。辛琳是qq上的一个好友,我和她聊天的时间并不太多,可她不同于网上其他女生的浮华,她对事物总有着自己的思想和见地,这也让我心中对她有一份好奇和好感。之后,偶尔在节日之时,我会给她发去短信问候。没有过多的联系和交流,她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我很亲近的朋友。

随便嘛。我心情正不好,频繁的吵闹早已让我疲惫不堪。孩子我们要带走。他继续说。孩子我不可能给你们。我语气变得很强硬。虽然对现在的生活早已疲惫,可一想到孩子,我的心里有万分的不舍和难受。

几天后,朋友约我吃饭。那天饭桌上,我们都喝了些酒,成双成对的朋友映照出我的形单影只。伴着孤单的心情,我给辛琳打去电话:你现在有时间吗?怎么了?她问。我和几个朋友刚吃了饭,想约你出来见个面,就当是朋友聚一下。我说。那好吧。电话那头的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答应了。

2005年春节,大年初二那天,闲着无聊我便去了网吧。登陆上qq,竟发现辛琳在线。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有时间的话可以出来见个面,就当交个朋友。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了见面的请求。我有点远,见面没什么必要。她回绝了。不知为何,她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怅然,那几天,我的情绪很失落。

我也曾为这段感情有过犹豫和担心:还没走到结婚,争吵便取代了甜蜜,今后怎么办?我知道董丽的内心其实是爱我的,只是无法表达。或许是因为一种责任,我不愿在她最需要关爱的时候再去伤害她,面对她的转变,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包容和忍让。

婚后,我们和父母住在了一起。一年之后,我们有了孩子。可争吵的情况却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几乎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而只要吵得厉害了,妻子便三天两头闹着回娘家。本就显得淡然的爱,在频繁的吵闹中显得更为苍白和无力。我也渐渐感到了疲乏。

长期的吵闹下,我渐渐学会了忍让。1998年,单位分房,我和妻子有了自己的家。之后的两年,对于彼此间的争执和冲突,我都尽量回避。我与妻子的吵闹有些缓和。在这样小心维护的婚姻中,早已没有了爱和激情,家庭对我来说已经渐渐成为了一种责任。

1991年1月,在亲友们真挚的祝福声中,我与相恋了一年半的女友董丽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与董丽之间的恋爱并不属于那种轰轰烈烈的感情,只是一种简单而自然的发展,最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结婚前,董丽曾出过一次车祸,虽然那次意外造成的伤势并不严重,可那之后,性格和气的董丽却开始变得急躁和易怒,常常在一些小事上无故发火。

为了不把伤害带给孩子,不让他从小便失去完整的家庭,4天后,我去了妻子的娘家。敲开了门,妻子仍是一脸的冷漠。你来干什么?她看了我一眼,不乐意地问。那天都是我的错,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和我回去吧。过去的事我们都不去想了,以后彼此都收敛点脾气,好好一起过日子。我向她道歉。事情闹成这样了,你总要给我父母一个交代。她还有些余怒未消。

我和妻子之间的相处越来越冷漠,除了与孩子接触,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冷战。我们甚至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有什么心事也从来不与对方沟通和交流。渐渐地,婚姻在折磨中失去了原味,剩下的只是麻木和漠然。婚姻对我们来说早已名存实亡,孩子已成为惟一的承载和纽带。

说实话,辛琳并不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可她身上总有一种自然和大方的气质让我欣赏。那天见面,她热情地和我每个朋友打着招呼,为人处事都显得细腻而周到。或许,这正是我妻子身上最为缺乏的,因此,她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

你看看这个家像什么样子?她继续在那边喋喋不休地埋怨。在众多朋友面前,她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这让我很气愤。一天到晚只知道和我吵,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生气地回了一句。那天,我们争吵得很激烈,甚至差点动手打了起来。最终,在朋友的劝阻下才算平息。而那次之后,很少有朋友再敢到我家。

那天,我来到岳父母面前,满怀诚心做了保证:我以后会好好对董丽,尽量不和她吵闹,希望爸妈劝她和我回家。两口子吵了就算了,以后日子好好过就行。有了父母的认同和劝说,妻子随我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