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上自身较难突破

2019-04-24 04:30

黄鼎隆解释,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机器只会计算,没有直觉。alphago通过神经网络实现了“直觉”,证明了在诸多细分领域,经过大样本的训练后机器能够进行判断,如同时尚设计师可以判断某款设计其他人会不会觉得好看,一个警察能够通过人物的言谈举止推测他有无不良动机。

大疆技术总监杨硕认为,对学术界的人来说,三个模块的研究是分开的,而真正设计一个完整的机器人系统,必须要考虑耦合性。

码隆科技的目标是希望打造一个视觉决策引擎。未来,在设备上,可以拓展到手机、无人机、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等所有带有摄像头便能获取视觉图像的设备,可在端到端的细分领域,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拓展。

央视猴年春晚上,29架大疆无人机和540个优必选机器人向大众释放出科技领域的智能信号。事实上,产业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才刚刚开始。

黄鼎隆则在提案中建议,政府可以尝试搭建“人工智能资源平台”,通过提供低廉或者免费的数据、计算能力和人力,推动人工智能进入产生产业效应的阶段。

产业转换刚起步

主推空中机器人的大疆,未来发展思路与优必选类似,即对机器人的感知、控制、决策三大模块进行深度研究。“随着人们对人工智能研究的深入,该领域会呈现多学科交流的多样性特点。对此,大疆也在努力探索,目前还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

据优必选研发总经理庞建新介绍,应用控制、路径规划和机器人的感知、认知、决策是机器人的三大核心技术。其中应用控制技术属于机器人本体算法;路径规划是机器人本体技术和人工智能相结合的体现;在认知、感知、决策领域,机器人如何认识、观察世界,以及如何根据信息做出正确决策属于人工智能领域。

人工智能热浪袭来

“通过优秀的感知智能与特定域的认知智能,可以做出特定领域满足一定需求的优秀机器人,应该通过科技和设计的结合多创造一些应用场景,促进人工智能服务人类。”

艾瑞咨询研究总监刘赞介绍,未来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分为两部分:一是替代人工,做一些重复性的劳动,比如全自动生产线、机器翻译、无人驾驶等;另一部分是辅助人类实现更高层次的智能,比如智能交通分流系统,虚拟个人助理,vr/ar眼镜等。

60年前的达特茅斯会议上,ai(人工智能)概念被提出。几经起伏,60年后,世界顶级围棋选手投子认输的那一刻,人类开始以另一种眼光看待看似科幻的“人工智能”。

目前,大疆已经和超过20多所国内外高校签订合作协议,由大疆提供飞行器平台,教授、学生在平台上进行智能和传感器方面的技术开发。优必选也开放了人工智能技术,通过开发者能够获取更多应用场景并促进产品迭代。今年4月,优必选将推出积木机器人,把开放模块做成接口,供用户打造自己的机器人。

黄鼎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如果把信息系统看成人的大脑,互联网能够存储知识,人工智能则扮演视觉中枢的作用,即对视觉图像进行解读。

“传统的智能家居只是把所有智能单品连接起来,没有给它理想的交互环境。当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大量推向市场的时候,智能家居的最后一把钥匙可能在今年出现,即用户可以通过语言、手势等途径来控制机器人,实现与家居的交互。”

目前优必选已经有比较完善的产业链布局。庞建新透露,今年优必选将与国内外高校、研究所成立机器人相关产业研究院以及人工智能、机器人本体、运动控制技术等上下游相关产业的联合研究院。

目前,这波技术已经传导到国内。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应用在它的搜索、广告等产品线和业务线上;腾讯推出了可以自动识别图片内容的服务;阿里推出了人脸识别技术并应用于金融支付;一些创业公司也在图像、语音智能识别等领域进行开拓。

征服了人类围棋界后,alphago的下一个目标是电竞。游戏厂商暴雪日前确认,正在与谷歌沟通关于电竞项目《星际争霸2》的人机大战,alphago将继续出战。

刘赞认为,目前人工智能基本属于实验阶段,只有一些实力强大的核心企业参与。技术上自身较难突破,需依赖其他领域的技术投入,发展周期较长,需要长期智力、资金等资源投入。

这或许只是序曲。3月30日,码隆科技ceo黄鼎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alphago最大的贡献在于证明了机器是有‘直觉’的--在复杂到数学不可解的领域,能够产生数据和结果的映射关系。”

打开苹果appstore,输入“人工智能”,排在首位的是深圳码隆科技推出的一款叫做styleai的时尚app。它是一款通过上传取景图片,便能快速匹配时尚达人和其他用户服饰搭配的应用,能够实现一键购买相应单品。

人工智能可以分为感知、认知、行为三个层面。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主要集中在感知智能阶段。推出全球首款情感社交机器人“公子小白”的深圳狗尾草科技ceo邱楠认为,人工智能的应用过程就像电脑普及,并不能期待技术完美无缺。

从产业链上看,可以把人工智能分为基础、技术、应用三层。基础层指数据资源、计算能力;技术层包括算法、模型及应用开发;应用层则包括硬件和基于智能化的虚拟服务。前者比如机器人、智能硬件、无人机等;后者如虚拟的售后售前服务以及个人服务助手等。

作为深圳市政协委员,黄鼎隆在今年递交给深圳两会的提案中称,人工智能与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机器人、无人机、大数据、工业4.0、生物基因等多个产业相关联,甚至是这些产业的关键突破所在。

“算法和技术是人工智能的核心,如果一个企业只有应用层,那它可能是阶段性的服务。”刘赞认为。

庞建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具体的产品应用是一个系统,单方面进步难以带来产业飞跃,需要整体向前走。目前,大疆、优必选、码隆科技等企业都将自己的平台开放给开发者。

“人工智能可以成为整合多个产业的平台级入口,是下一个引领式创新的风口机会。”黄鼎隆在提案中写道。

“短期来看,基于目前较为成熟的感知智能技术,如语音、视觉识别的服务硬件产品等应用开发会比较多。”刘赞说。

黄鼎隆认为,这一波技术突破源于三个因素:计算能力的巨大提升、数据的极大丰富和核心算法的重要突破。

相比之下,国际科技巨头在2011年前后便纷纷开始投入巨资研发人工智能技术,相继获得突破性进展。谷歌研发出可以自学玩游戏、可实现无人驾驶的人工智能系统;facebook展示了可以向盲人描述图片内容的人工智能系统;微软宣布skype开始支持任意两种语言之间实时翻译。

邱楠的看法却相对乐观。他认为,认知智能上的突破可能会带来一个产业的爆发。在传统应用里,智能家居是目前最有望被改变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