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雷瞳孔之下

2019-02-20 00:49

“啊……”“不……”“逃……”……一阵阵惊慌失措之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冰月学院之外,一个个魔教修者倒在了血泊之中!弑神府这一次高层尽出,在归尘和空老两个大圆满,以及楚岩这等妖孽的带领下,再加上弑神府这么多年来培养的诸多强者!魔教修者,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防线被摧枯拉朽般的破开了!楚岩手持断苍剑,一人当前,所过之处,只有冰冷的尸体!他真的怒了,冰月十年,现在遭到这般劫难,楚岩没有理由不怒!弑神府众人也是杀气腾腾,他们也均是知道自己的府主大人与冰月学院之间的联系,也是为魔教所做而不耻!弑神府的修者,一路所向敌,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便是攻入了冰月学院!就在此时,一道惊急之声当即传来:“住手!”楚岩断苍剑飞起,又是一俱冰冷的尸体横飞而出,这才看向来人!正是衡天銮!衡天銮脸色此时变得铁青,看着一地的魔教修者尸体,眼皮在抽动着!其左右两侧,莫伤和邪吟月脸色也是不好看。“楚岩,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衡天銮看向楚岩,脸色十分难看,冷声道。楚岩面色却是冰冷之极:“过分?呵呵,衡天銮,我父亲当日没有灭杀于你,留你一条狗命,你反过头来,占领我冰月学院,你和我谈过分?”“楚老弟,跟他废什么话,咱们直接踏平他魔教,老子看他能怎么样!”六欲魔主眼中杀意闪过,当即一声冷语!归尘,空老,涛森,雷天佑等人此时当即也是一脸杀意!“放人,否则,本尊血洗你魔教!”楚岩这一刻,强横的气势散发而出!“楚岩,你是在威胁本尊吗?”衡天銮当即一声怒吼,身上气势骤然爆发,其实力自然高于楚岩不少,这股气势化为有形波澜直接冲击而来!楚岩还未动,其左右两侧,归尘和空老便是各自踏前一步!当即,两人强悍的气势瞬息而出!衡天銮虽强,但却根本不是归尘与空老联合的对手!那气势所化的有形波浪直接被是被轰散开来!“衡天銮,我威胁你又如何?若不放人,本尊不仅灭你魔教,连你,也要身死于此!”楚岩眼中紫光闪烁,紫雷瞳孔之下,衡天銮的目光,也是被压制了下去!“你……”衡天銮瞳孔一缩,竟是有些说不出话来!其活了如此悠久的岁月,一向是人间至尊级的存在,这般受威胁,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其身旁邪吟月和莫伤脸色虽然难看,但也是被楚岩弑神府一方众强者的强横气势所镇压,非常完美,有些喘不过气来。楚岩看向衡天銮,冷声一语:“怎么?还想解开逆魔封印再拼一把?不过你那寿元好像剩下不了多少了吧,并且就算你施展逆魔封印,你是本尊的对手?”“我可没有我兄弟那么好说话,放人,否则,死!”归尘此时也是怒了,当即一声冷喝!这一刻,魔教众人脸色惨白,弑神府简直太强势了,也太霸道了,其强悍的实力,如今除了化神殿,当真没有势力可以匹及!“大人!”莫伤脸色有些沉重看向衡天銮。“大人,我们……”邪吟月也犹豫了。衡天銮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最后冷咬牙声道:“我可以放人,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说!”楚岩淡淡一语。“冰月学院众人我一个手指头都没碰,你杀我魔教这么多人,本尊也不再计较,一但我放了冰月学院所有的人,你必须保证今后不再与我魔教为敌!”衡天銮看向楚岩,沉思片刻,最后方才说道。“混账,你说不为敌就不为敌了,你三番五次,想至老大于死地,想这么简单就了解,哪里有这样的便宜事!”雷天佑却是站了出来,当即冷声一语。“此债务,你们魔教必须还!”“你重伤过我们府主大人,还想就此了事?”“哼,你来我罪恶之谷大闹,想如此简单解决?”“简直做梦,灭了他们!”“对,府主大人,灭了他们!”……弑神府众人当即纷纷大吼了起来!衡天銮脸色加难看,最后一脸决然说道:“楚岩,这是本尊唯一的要求,你若是不同意,本尊大不了与你弑神府鱼死破!”“鱼死破?呵呵,你是在威胁本尊?”楚岩声音骤然一寒,看向衡天銮,眼中带着几分杀机!“你……我不是在威胁你,只是协商,但如果你非要灭我魔教,不给我魔教一点活路的话,本尊也不会坐以待毙!”衡天銮想发怒,却是发现自己当真已经没有了那个底气,最后只能妥协道。“我答应你!”楚岩淡淡一语!衡天銮面色一喜:“此话当真?”“不过……”楚岩当即话锋一转道。“不过什么?”衡天銮脸上喜色一收,有些紧张道。“你先把人带出来,让我看看是否都安然恙,再言其他!”楚岩淡淡一语,说道。衡天銮顿了顿,当即说道;“本尊说过,并未伤你冰月学院任何一人,可以道心发誓,不曾欺骗,现在就将这些人放出来,本尊不放心!”“衡天銮,看来你的心不诚啊,如果你真的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们就只好强攻了,冰月学院众人,即便死伤一些,大部分本尊还是有把握救出的,但是你魔教,就此也就真的要彻底消失在这人间了,这是你想要的吗?”楚岩嘴角挂起了一丝弧度,看向衡天銮。“你……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信守承诺!”衡天銮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说道,随即,其朝后大手一挥!当即教学楼外的大阵便是被人打开,而那些守护之人也纷纷散开!如此,教学楼中冰月学院的师生便是呼啸而出!“楚大人,您真的来了!”“楚大人来救我们了,真的来了!”“走啊!”……一片片师生长老,在看到天空之中楚岩的身影之时,均是兴奋的高呼了起来!而就在教学楼中师生飞出大约一半时候,衡天銮却是大手一挥,将教学楼外的大阵再次闭合!楚岩脸色微变,弑神府众人脸色均是流露出了怒色!“楚岩,本尊心意绝对够诚,但整个魔教的生死存在在本尊身上,本尊也必须负责!”衡天銮,当即咬牙说道。楚岩冷目扫过,却是没有再说什么!“楚岩,你终于来了!”冰玄虎看向楚岩,不禁老泪纵横!“院长大人你且放心,今日我既然来了,保冰月学院所有人安危!”楚岩微微一笑,看向衡天銮:“现在,我们可以继续谈了!”“楚岩有何话,就直接说吧!”衡天銮也是当即说道。楚岩说道:“好,我条件有三,一,保我冰月学院所有人没有安危!”“我答应,另外两条呢!”这个衡天銮早已接受,当即说道。“第二,将我冰月学院这次所受损失全部补偿,少半块灵玉都不行!”楚岩再次一语。衡天銮当即咬牙说道:“不行,这一次,你冰月学院有损失,我魔教也有损失,还有,你弑神府这般杀来,我死去的属下又何人来补偿?”楚岩却是冷笑:“你们魔教有损失?呵呵,那是你们自找的,你们魔教如果不窥视我冰月学院,怎会引出这一系列事情,本尊杀你们几人而已,已经手下留情了!”“我魔教刚复苏根基不稳,这补偿万万拿不出来!”衡天銮咬牙说道。“拿不出?那就如你说的鱼死破吧!”楚岩声音一冷,当即眼中杀意弥漫。“楚岩,大家都已经想好了,不会让其因为我们受到威胁,就算死大家也不怕!”冰玄虎也是面色一冷,当即说道。“你们……”衡天銮面色不断变化,最后也是看出了,自己如果不退让,楚岩真的能做出这些,咬牙道:“本尊答应你,补偿冰月学院的一切损失!”楚岩再次说道:“不仅仅如此,还要赔偿我冰月学院众师生的精神损失费,本尊也不向你多要,就一亿上品灵玉吧!”“什么?一亿,楚岩,你可不要欺人太甚!”衡天銮当即瞳孔一缩,厉声道。